网站首页关于美馨行业动态服务展示招聘英才服务流程服务宗旨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成都按摩 > 行业动态 >
我可以现身说法讲一点儿子的成长经历供大家参考
  有网友问到对孩子的教育问题,砍柴的不是教育家,连个小挺都教育不好,很惭愧哈。
 
  不过今天正好无事,我可以现身说法,讲一点儿子的成长经历供大家参考。
 
  江南樵夫胆大包天,江南樵夫的儿子自然也毫不逊色,他的叛逆期是在十六岁高三那一年,那以前虽然迷恋上网却不敢和我对抗。
 
  记得他第一次离家出走是在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我找遍整个南昌的网吧,把他抓了回来,一顿臭骂是免不了的。从此离家出走便成了常态,不过我有一样本事,儿子非常“屁”服,就是无论他躲到那个网吧括弧包括黑网吧,我都能如影随形的精确找到他。他对老爸“屁”服的几乎到了迷信的地步,有一回在我办公室我问他今天作文考得怎么样,一问题目,我就直接把他刚写作文的第一段背了出来,他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来,半天才喃喃地说:不得了,我被监控了耶!
 
  有一次又被我从网吧抓回来,我恨恨地说:你这叫什么离家出走,不就是找个借口泡网吧吗?有本事,你就把家里钥匙交出来,不要偷偷摸摸跑回来拿蛋黄派……
 
  我靠,晚上一回家,居然发现钥匙果然被放在吧台上,儿子长大了。
 
  那次离家出走为时两天,我找到他时他正准备和一个读小学的离家小孩从网吧出来去找工作,一被逮住就乖乖上车,等我问清楚情况要去逮那个小孩回家时,那孩子已经溜得无影无踪了。儿子说,他曾去一些小馆子店找工作,人家说不用童工,让他剥大蒜,换一碗面条吃。
 
  儿子十六岁以后,开始敢和老爸顶嘴了,砍柴的也从那个时候开始不再以教训的口吻和他说话,他最后一次离家出走是在高三的上学期,在和我一番顶嘴之后,摔门而去,太太照例用眼泪来逼我去找,我坐下来笑着对她说:不用,他身上的钱用完了自然就会回来的,而且对儿子来说,离家出走的经历对他的成长来说未尝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果然,三天后,他的一个同学神秘的跑来告诉我:叔叔,我知道他在哪,他现在在**网吧的包间里,发烧了,您快去接他回来吧……
 
  我们开上车就去了,我交待太太说: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也别说,接他回来我们照样各做各的事……
 
  接他回来后,他好好睡了一觉,饱饱吃了一顿,然后充满感情地对他妈妈说:我再也不离家出走了,你知道不?我钱用完了,一个人在人民公园的椅子上过了一夜,感觉好可怜……
 
  我趁火打铁,去买了条橡皮艇、一顶双人帐篷,然后对他说:儿子,敢不敢和老爸去漂流赣江?这可是谁都没有做过的哟……
 
  儿子说“好啊”。
 
  我本来打算从吉安漂到南昌来,计算一下,吉安到南昌大约两百多公里,两天时间,中途在沙滩上过一夜,应该没问题。可是太太说对赣江的水道不了解,还是先从丰城漂吧,也就是七十多公里。
 
  实践证明太太的建议是英明的。
 
  第二天我就和儿子背上皮船帐篷食物淡水乘公交车去了丰城,从倒当口下水,开始漂流,始料不及的是,因为近年来大量挖沙船对赣江河床的破坏,江水流速大减,十月的江上虽然艳阳高照却又刮起了北风,如果不划,船就会倒漂上去。
 
  我们划了九个小时,从日头初上划到日落西山,再划到月亮升起,静悄悄的水面上开始闪烁其星星点点的渔火,我们不知道离南昌还有多远,只是偶尔从巨大的、黑压压的挖沙船下经过时感到阴森森的恐怖。
 
  精疲力尽之际,我开始后悔出发之前对儿子发的豪言壮语: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我试探着问他:儿子,我们一直划到南昌再上岸?
 
  儿子说:我随便!
 
  无语,再划一阵,我只好坦白说:儿子,我们都划了九个小时了,很了不起呢,只是现在四顾茫茫,也说不定划错了航道,别不小心划到抚州去了,不如我们现在上岸打的回家好不好?
 
    儿子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并自告奋勇的表示上岸后由他来背东西。我们摸索着爬上沙滩,消气绑东西一气呵成,然后摸黑在旷野里走,一会看见了一点橘黄色的灯光,我们快步走过去发现是一个造船厂老板的窝棚。我走过去和他说明了情况,他很热情的告诉我这里属于广富镇离丰城三十多公里。
 
  他打了个电话叫来一个摩托把我们送到十几公里外的镇上,然后我们换包了一个面包车回到了家,太太看见我们惊讶之后大笑不已,因为我们忘带防晒霜,双腿晒得跟香肠一样。
 
  自那以后,儿子彻底变了,做事情井井有条,对自己的事情安排的周到细致,他甚至能根据自己的情况安排好自己的高考学习计划,哪些已经赶不上了,哪些可以重点突击,哪些可以帮助自己实现理想……
 
  这里要重点提到一个人,就是他的妈妈,无论他在多么捣蛋的时候,他妈妈都始终没有放弃他,是我们用爱打开了他的潜能。他当年考取了一个二本,但他说他一定要上一本,我们同意了,第二年他如愿以偿考取了华中师大。
 
  孩子是父母永远无法放弃的包袱,好好爱他,就一定会有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