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关于美馨行业动态服务展示招聘英才服务流程服务宗旨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成都按摩 > 行业动态 >
岁月可以侵噬我们的容颜但无法吞噬我们的记忆
今年夏天回老家时,布丁要去游泳,林梅正学游泳,赶紧安排,两个人一起拖着春儿下水,我去买泳帽,进去得晚。下水前发现林梅正和岸上一中年男子聊天,心里感叹地方小,到处都碰熟人。没想到我刚下水,这个熟人也喊出了我的名字。原来是二青的哥哥。问起二青来,说正好也在家,说好今天走,不知道走了没有?一个电话过去,二青好像刚起身的样子,赶紧返回来,亲切会见了一下泡在泳池里的我们。当时知道我元旦要回来就约定,到时候,她张罗我们高中同学,大家一起聚一下。
 
这次回来前接到二青的电话,她漂亮的女儿初三了,马上中考,但她还是匆匆赶回,约定了元旦晚上的同学聚会。大家着实嗨皮了一下。
 
晓军是我的同桌,我在她身上真正体会的是美和静。高挺的鼻梁和磁一样的皮肤,总让我疑心她的祖上和希腊人有瓜葛。她不爱说话,我上课想找人聊天说话递纸条的时候,她总是温柔而坚定地用她的胳膊挡回来。我只好臊眉搭眼地捅捅前面的志民,让她把纸条曲里拐弯递给更前面的二青。而二青同学每次都会传回来更有趣的东东,让你继续写下去。我后来感谢晓军,如果她肯跟我唱和,说不定我俩都得当一回高四生。
 
晓军除了不跟我淘气,还经常让我惭愧后愤发。每天的早自习,她常把要背的书放在课桌的左边----靠我的那一边,背完一本挪到右边,等左边的小山全部移到了右边,早自习就结束了。我看样学样,赶紧也摆,也挪,尽量跟上她的速度,弄得自己很紧张。聚会说起来,才知道坐在我前面的志民也不时回头看我摆书的进度,我说晓军影响了我,志民说,我影响了她。
 
原来,人可以在不知不觉中被当成样榜。
 
晓军画得一手漂亮的美人图,有一次她把二青的照片剪下来贴上去,给她画了一身漂亮的古装配上,衣袂飘飘。二青也画得不错,不过两个人的风格略有区别。
 
文新就像一个笑面佛一样,任何时候看到她,都是乐呵呵的。她坐我的后面,是替我掐头的主力之一。高中时脑袋一疼一不舒服,我就扭到后面,让她帮我掐,廷秀至今还记得我的脑袋上总有菱形块的黑青,大部分是文新和志民的作品。晓军有没有动手我不记得了,不过她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我应该不会找她。还记得和文新去校门对面的马路上买水萝卜吃,二十多年过去了,水萝卜清甜的滋味还清晰如昨。
 
志民说谁谁谁是她们宿舍门后面住,我去换衣服的时候打开门就能看见。我就是想不起来,甚至不记得去她们宿舍换衣服的事情。高二我在校篮球队混了一段日子,球队的队员都买了厚运动服训练的时候穿。我也买了,可能换衣服是指这回事儿,但那件衣服很厚。秋天穿有些热。我记得志民有一次问我:你穿这件衣服不热吗?
 
不热才怪呢!满场跑,还要训练。可为什么要穿这么厚呢?
 
那天训练时我就把问题丢给几个同伴,大家支吾着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心里放松了一下,后来把皇帝新衣里的那个黄口小儿和志民画了个相关号。她问我,你有时候耳朵热吗?那肯定是我念叨你。
 
虽然俺现在被生活的那条狗追得有时候上气不接下气,但有空喘息一下的时候,或者被什么相关的事情触动一下的时候,你们的面孔偶尔还是会出现。
 
廷秀早在考技校时就见过面,后来一个班,交集虽然不多,但是一直记得她开朗乐观,爱说有笑。这次见面她提供了不少笑料,更提供了有效的高考家长经验,把自己的心路历程讲给大家听,真是难得。
 
二青是从高中到大学一直到工作后都厮混的人,她上高中时把霸王别姬的故事改编成小说给我看,读了觉得真是美,像是穿越到远古的世界,情境语言古意盎然。还有就是她会的古诗比我的多,老师讲课偶尔提了上句接下句的时候,能接上的只有她。我下来就缠着她记下来,赶紧背去。后来一起唱过黄梅戏的女状元,抄歌词,唱曲子。我高中时干得一些文青活儿都是跟二青一块干的。她那个时候给自己起名就颦儿,后来在我早年的博客中还以这个名字现身留过言,我一见就知道是她。可惜她现在很少冒泡了。
 
约定六点到,因为等拖拉大王春儿,到得晚了,先碰到的是上完洗手间的志敏,脱下衣服来拥抱的时候才发现她衣服上的吊牌还没剪,她调侃说是为了见我购置的新装。这句话基本定了当晚的主题。大家把各自一箩筐的糗事儿统统搬出来互相晒了晒。
 
有的头发花白了、要一月一染了,有的回家上错楼进错门了,有的刚说的话就记不得了,有的拨完电话居然问对方你是谁?去超市采购要列清单,买一项划一项,最极品的是去了才发现清单拉家里了。在家的时候找眼镜找手机,出门要找钥匙。感觉人生就是一场大大小小持续不断地寻找。还有生老二的妈妈抱着娃去公园被眼补不好的老人当作奶奶或姥姥。摊开来,才发现,你找到了组织,原来不只你一个人这样,大家早都这样了。
 
统统敌不过的是岁月。
 
一个意外的主题是高一班主任。我原来只以我一个人恨他,没想到在座的高一同班同学的没有一个不恨他。林梅长出了一口气,最让我意外的是笑面佛文新都恨她。文新有一次倒霉没跑操被他发现居然罚她跑了一早晨。晓军和文新都记得他骂我们市侩,骂得很难听。最要命的是春儿说他把一个他一开始喜欢的学生最后骂得人家放弃了高考,直接把人家的人生给毁掉了。
 
在我的心目中,他就是独裁的代名词,独断专行,粗暴简单,而且自以为是。最要命的是我们的家长都以为他是好老师,把我们都塞进这个班。
 
我和他是为什么起冲突的,我记不得了。他不让我上课了,而且他以为我真的什么课都不上,其实我不上的只有他的语文课,别的课我一课都没缺。上语文课时我就跑到到我爸办公室自习。有一次量校服,他派同学叫我去量。我记得有一个同学跟我说,这个老师也不硬气,还是输给你了。
 
其实输赢有什么关系呢?在你的人生刚拉开新的一页时,就碰到一个只懂得辱骂,不懂得尊重,而且把一些丑恶的名词不由分说扣到你头上的老师,真是灰暗的一页,更是一个糟糕的开始。文新说,现在她接孩子的时候会碰到这个老师也在接不知道是孙子还是外甥,她一次也不理他,林梅说她碰到也不理他。
 
一个老师当到这个份儿上,不知道他年老的时候有没有反思?他知道自己的伤害过多少学生吗?那个被他先捧后骂毁的学生,他现在过得倒底怎么样了呢?
 
虽然老早就知道,朋友就是那些记忆你历史的人。看到她们你会想起自己的高中时代,高中生活,不管后来大家走到哪里,走得多远,那段交叉的日子足以让我们在相聚的时候笑得开怀,大声,也足以让我们敞开心怀,一吐为快。
 
人到中年,我们才发现,年轻的时候,一个个志存高远,人到中年才发现我们羡慕的是那些头发没有白的,眼没有花的,例假正常的,记忆力没有衰退的,身体健康的。最让我羡慕嫉妒恨的是她们上班可以闲到只是喝茶看报,有的居然可以一请假请三年。苍天哪!大地哪!公理哪!而我这个走得最远的人被她们好好叮嘱,一人在外一定要注意身体,好好保重!感觉自己像个孤儿!
 
最安心的是大家都懂得调侃,懂得自嘲,其实自信和有底气的人才懂得自嘲,不是吗?
 
 岁月可以侵噬我们的容颜,但无法吞噬我们的记忆。